<menu id="wdtkd"></menu>
<output id="wdtkd"></output>
      <var id="wdtkd"><rt id="wdtkd"><small id="wdtkd"></small></rt></var>
      <acronym id="wdtkd"></acronym><acronym id="wdtkd"><form id="wdtkd"></form></acronym>
      <acronym id="wdtkd"></acronym>
      <var id="wdtkd"><ol id="wdtkd"></ol></var>
       
       
      大學英語的指揮棒終于正過來了
       
      作者:frog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3-8-27
       

          據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官方網站于2013年8月18日最新發布的消息,自2013年12月考次起,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委員會將對四、六級考試的試卷結構和測試題型作局部調整。調整后,四級和六級的試卷結構和測試題型相同。本文以四級考試為例,將原四級考試題型與新四級考試題型做一對比,試探究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改革的內因及其走向。
         
          一、題型變化
         
          1. 聽力部分中,短文聽寫由“單詞和句子”的聽寫變成全部考查“單詞和短語”的聽寫;
         
          2. 原快速閱讀理解調整為長篇閱讀理解,篇章長度和難度不變。篇章后附有10個句子,每句一題。每句所含的信息出自篇章的某一段落,要求考生找出與每句所含信息相匹配的段落。有的段落可能對應兩題,有的段落可能不對應任何一題;
         
          3. 翻譯由原來的按照漢語提示進行的單句翻譯,擴充至150-200字的整段中譯英,考試時間由原來的5分鐘延長至30分鐘;
         
          4. 不再考查完形填空。
         
          二、多項選擇題型比例的變化
         
          從附表可以統計出,原四級考試中,多項選擇題占62%;新四級考試中,多項選擇題占45%。從該數據可以看出,本次四、六級考試委員會對試題的調整的力度還是相當大的:原來占半壁江山還要多的多項選擇題比例縮減至不到一半。
         
          三、考試題型調整的啟示
         
          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作為社會影響巨大的考試,代表著國家的教育主權和考試主權。從考試目的和類型上來講,作為評價中國大學生英語作為外語(TEFL)能力的等級評定的考試,四、六級考試不同于托福(TOEFL)、雅思(IELTS)等英語國家設立的評定英語為非母語人士在英語國家留學或移民所需英語能力的考試。因此,其考查方式和形式是不能照抄照搬國外語言考試的。本次對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的改革充分說明,國家教育部考試中心以及四、六級考試委員會清醒地認識到,大學英語的教學目標是“培養學生英語綜合應用能力,以適應社會發展、經濟建設和國際交流的需要”(《大學英語課程教學要求(試行)》,2004)。四、六級考試也正應基于此教學目標和任務,對考生英語綜合應用能力進行考查與評級。
         
          本次四、六級考試題型的改革,不僅僅是表面上的題型調整,其背后所蘊含的考試理念的革新更為引人深思。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流行至今的以多項選擇題為代表的“標準化”測試被濫用于包括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在內的我國各級各類英語教育與考試中,其慣性之大積重難返。然而“標準化”測試在中國的最初推動者、原廣州外國語學院院長桂詩春教授早就對此有深刻的反思:“選擇題確有其缺點,主要是效度低,對教學的反作用不良” (桂詩春,1995)。大規模使用多項選擇題題型事實上是對“標準化”考試的誤讀和誤用。幾十年來,“標準化”測試對教學反撥作用中的負面影響逐漸凸顯,使大學英語教學和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本身飽受詬病,幾乎遭受滅頂之災。英語輔導報社社長兼總編輯包天仁教授將這種所謂的“標準化”考試稱之為西方的“特洛伊木馬”。在“標準化”測試指揮棒下的英語教學,過分注重“實用”的考試技巧的演練,卻忽視語言基礎知識的學習和基本技能的培養,導致了教學和應考的題海戰術,而學生的綜合運用英語的能力無法在這樣的考試體制中得到相應發展和提高。根據《大學英語教學通訊》(2002年)的一組數據報道,全國四級考試通過率低下是普遍現象。99級考生全國參考院校的平均通過率為32.51%,全國重點院校為47.88%,非重點院校只有29.53%(轉引自毛紅娟、吳慧紅,2007)。另外,筆者認為,四、六級考試中的作弊現象屢禁不止也禍起于多項選擇題型在考試中的大量運用。試題當中大量選擇題的存在使得考試作弊的難度降低,通過高科技手段作弊者很快可以在考場內外傳播答案或互相抄襲。“標準化”測試所標榜的公平選拔功能已逐漸衰退。因此,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以及社會各方面對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改革的呼聲越來越強烈。進一步深化大學英語教學改革已是刻不容緩。面對這種狀況,包天仁教授曾多次與四、六級考委會的命題專家進行深層次的交流,向教育部和全國考委會建議和呼吁:①維護國家教育和考試主權,要堅持大學英語的全國統一考試和評價,反對因其存在問題而取消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不能將“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扔掉;②大幅度增加考試中的開放性試題和限制性試題比例,減少多項選擇題的比重;③堅持國家考試自主命題權,反對照抄照搬西方模式或把考試推向社會機構或國外所謂的權威考試機構。考委會在聽取包教授以及各方意見建議的基礎上,很快便做出了本次四、六級考試題型大幅度調整的決策,實為可喜之舉。
         
          簡短回顧近幾年四、六級的重大改革,例如2005年采用滿分710分的計分體制,不設及格線,不再發放考試合格證書,而改為發放成績單;2007年只接受在校生報名;2012年實行“多題多卷”的考試形式,即在同一考場內使用多套試卷進行考試,這些改革舉措的重點在于取消四、六級考試與大學生畢業、就業的掛鉤以及旨在降低作弊,而沒有能從根本上意識到四、六級這種“high-stakes ”對大學英語教學的重大影響。只有改革考試的題型和考試內容,才能從根本上將教學的重心轉移到培養大學生英語綜合運用能力上來。
         
          本次改革題型的調整,就是要增加考生主動思考答題的比率。以本次調整幅度較大的“翻譯”題為例,新四級考試翻譯題要求將長度為140-160個漢字的段落漢譯英,內容涉及中國的歷史、文化、經濟、社會發展等,在考查考生的語言知識(相關的詞匯、語法知識)同時,考查其語言技能(準確地甚至優美地將漢語言翻譯為英文的能力)。這種考查形式勢必將對大學英語教學產生積極的反撥和正確的導向作用。
         
          四、改革的方向
         
          面對可以展望的四、六級改革即將帶來的積極影響,相信四、六級改革的步伐也不會就此而停止。
         
          根據語言測試題型的不同設計方式和考生的答題方式(testees’ responses),測試類型分為三種(Theo van Els,et al., 1984):(1)closed-ended tests封閉性測試。在封閉性測試中,應試者不需要自主構想出答案。該測試主要包括的題型有:判斷正誤(true/false)、匹配題(matching)、多項選擇(multiple choice)等;(2)restricted-response tests限制性測試。該測試要求應試者自主構想出答案。命制限制性試題時,命題人要預先設定條件,例如哪些回答,哪些拼寫是在可接受范圍內的,在一定的范圍內完成都應得分,并設定具體的得分體系。限制性測試主要包括的題型有:不給出多項選項的完形填空(cloze);聽寫(dictation);句型轉換(transformation);重新組織(rearrangement),例如給出一些圖畫或句子讓考生重新排序。(3)open-ended tests開放性測試。這是一種主觀性測試,可以運用于筆試和口試。考生的回答不受固定答案的限制,可以做出多種回答。由于答案不唯一,可比性(comparability)是開放性測試存在的最大問題,然而通過明確評分細則,開放性測試這種被認為是語言測試中最為有效的測試形式則會發揮更大的作用。
         
          本次新四級考試取消了原有的以多項選擇題形式出現的完形填空題,從整體上縮小了多項選擇題所占的比例。由高等學校大學外語教學研究會和高等學校大學外語教學指導委員會聯合主辦的每年一屆的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NECCS)已經成功舉辦14屆,該競賽每年吸引1300多所高校的100多萬名大學生參賽,在命題上從未停止對大學英語考試題型和內容的創新和探索,競賽題型當中的完形填空題一直以來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好評。究其原因,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中完形填空題型的設置為限制性題型(restricted-response tests),完形的方式有三種:①根據上下文自由填空;②用所給單詞(通常是詞根)的正確形式填空;③根據所給的首字母,寫出單詞的正確形式。由此可以看出,某些題型本身并非存在問題,其考查方式,亦即答題方式會成為評判測試手段是否科學的關鍵。
         
          從新四級考試的整體答題類型來看(見附表),封閉性答題類型比例還是過高,限制性答題類型題型數量明顯不足。按照包天仁教授的設想,在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中,開放性題型、非多項選擇性的封閉性題型和限制性題型應再適當擴大使用,“多項選擇題型”應縮減至約占30%的比例,將是四、六級改革發展的趨勢。
         
          作者簡介:林峰,女,英語輔導報社大學報紙編輯部主任,2007年畢業于英國紐卡斯爾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獲應用語言學與英語他語教學專業文學碩士學位。
         
          參考文獻
         
          Theo van Els, Theo Bongaerts, Guus Extra, Charles van Os, & Anne-Mieke Janssen-van Dieten. Applied Linguistics and the Learning and Teaching of Foreign Languages [M]. London: Edward Arnold, 1984.
         
          桂詩春. 對標準化考試的一些反思 [J]. 中國考試,1995(3).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大學英語課程教學要求(試行)[S].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毛紅娟、吳慧紅. 《大學英語教學大綱》的修訂與四六級考試 [J]. 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7(3).
         
          附表:





       

       
      文章錄入:frog    責任編輯:frog 
      92电影网午夜福利